天空十世--治愈小分队

自家绑画:@老飒子
主角控,主角总受纯食,不过萌all耀,all阿里,all临也,月l,文画双修

【雷安】仇恨与命运的深海幻想餐厅

    还未回过神来时,便被推入海中,披着黑袍的人笑着,声音中毫无暖意。

  

仇恨与命运的深海幻想餐厅

※艾特我的绑画 @老飒子 ,可能ooc
※Cp雷安,有一点别的cp客串。
※Bgm——海底ファミリーレストラン ,改词有
※背景是金带着大家怼创世神

     狮子觉得自己在下沉,在那黑暗的水中不断下沉,同样与他一起下沉的是一只鲨鱼。海平面的光离他越来越远,意识也逐渐模糊。突然水中掀起了一阵水流,那只鲨鱼开始向上游动。狮子费力的扭头顺着鲨鱼的视线向上望去,一道红色的阳光自海平面向下照射,指引着鲨鱼从2900万米深的海水中向上游去。

 

     这是家空荡的餐厅,唯二的两个活人围着一个桌子相顾无言。

     雷狮打开手里的菜单,上面是用各种字体,颜色写着的复仇。他无聊的撇了撇嘴。站在一旁浑身裹满了绷带的棕发男侍,透过绷带发出了声音:

“一个人走进来店里,很寂寞吧,毕竟这里是家庭餐厅。”

脑子在这黑暗之中无法转动,保持着有点不稳定的精神和怀疑的态度,坐在桌子对面的是熟悉的年幼冷静的军师,他安静的看着雷狮,压低帽子沉默不语,

      ‘不要忘记那份耻辱。’黑袍人笑的张狂。

      缠在身旁的是什么?雷狮抬起了拿着餐刀的手,将周围的绳索一刀斩断。桌子对面不知何时坐着的狂犬,似乎没有在思考任何多余的事情。他笑着看向雷狮,摸了摸后脑勺。

      ‘不要去想那些过于无聊的事情。’黑袍人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敲击桌面。

      没有收到点单的,站在雷狮身旁的棕发薄幸少年,用自身的理念与信仰化为缠满全身的绷带,将自己与世界所阻隔。

      ‘所谓的信仰不过是玩笑。’不知是谁的喃喃低语。

      雷狮转头看向他与他身上的绷带,有一种想要去解开的强烈念想,仿佛现在不将那些绷带解开的话,自身就会摧毁一般。

      ‘欢迎来到——深海的海底。’

      在这海底的家庭餐厅中,菜单在桌子上摊开,仇恨的字符蹦跃出来。‘快来选择吧。’所谓的神笑嘻嘻的说,‘把无法战斗的选项一脚踹飞。’

      “祝贺你啊。”带着嘲笑的表情坐在桌子对面的自认高明的骗徒。

      雷狮抬起手,却发现有水珠自指尖滑落,记忆似乎空缺了。

      也无法成为传说中拯救一切的神明,于是只能在地面上爬行。

      桌子中心的放着花朵的水杯倒下了。

 

 

      不知何时,周围所谓的海水开始变得辛辣,张开嘴时一阵气泡从嘴边冒出。啪的一声合上那本菜单。雷狮抬头望去,看见因站立时间有些长而感到疲惫的男侍,坐在了桌子对面的椅子上,双手搭在膝盖上,背脊挺直,似乎一直看向前方,一副乖巧的模样。

      在这无声的餐厅里,雷狮沉默着,在一片寂静中思考什么。

     “看不到前方吗,男侍。”他开口道,紫色的眼睛紧盯着对方,“只有我们两个人无言相对,不觉得很嘲讽吗,毕竟这是家庭餐厅啊。”

     黑雾弥漫,将男侍包裹,恍惚间有什么东西又会失去了。

     ‘我不会认输。’海盗自负的笑着。

     “你想和神明来一场游戏吗?”

 

     等雷狮回过神来时,男侍回到了开始的位置,背脊依旧挺直,动作标准。

     在桌子对面的是坐在月亮上的魔女,她笑着毫不在意雷狮的走神与失礼。坐在她旁边的是,愿意为了伙伴挺直腰板的胆小鬼。他们看着雷狮,用各自鲜明的态度。

     ‘无聊的东西甩开就好。’黑袍人挑了挑眉。

     “要不要一起来喝红茶。”对面坐着的看似冷酷的银发少年说,他的右手上似乎被什么东西所缠绕。

     ‘羁绊这种东西只是利益的附属品。’黑袍人嬉笑着。

      看似单纯的薄幸金发少年开朗的笑着,为了友情与信念将自己置于同伴的前方。

     ‘有什么东西超出了预想。’黑袍人沉思着。

      雷狮站起了身,如果现在不离开,他的视线看向了那扇大门,这看似平衡的一切就要被毁灭了,雷狮向着那扇门奔跑起来。

      ‘这里是——海底家庭餐厅。’

      在这空旷的餐厅里要超越什么呢?手上拾到的铁水管挥舞着,将那些浮现在身边的无法回收的怨念一击打坏。

     雷狮感到喉咙间渐渐收紧,口中吐出一股水泡,呼吸变得急促。

     ‘快住手吧,克丽丝菲亚’雷狮脑子里的思绪纷飞,‘氧气已经不够了啊。’

     脑海中的回忆融入到海水中消失,变得一片空白。

     雷狮的瞳孔猛然缩小,露出如同爪牙也被折断的死去的狮子一般的眼神

 

列举美丽的,美丽的,美丽的事物

无不厌恶的,厌恶的,厌恶的感受

 

     “来和我打个赌吧,”披着黑袍的神明说,“赌他是否会沉浸在悔恨与痛苦中。”

     棕发的骑士说:“我信任他,他不会是那种人。”

    “那可不一定,”黑袍的神明不屑的说。“这世事难料。”

    “即使我不接下这个赌局,您也不会放我们离开的,”骑士说,“那不如让在下在此全心全意的将信念托付于恶党一次吧。”

    “你想好了,元力技能在这里是无法使用的。他若是想不起来,选择了点下菜单,那你也得死,这是你们冒犯神使的必然惩罚。”

     “当然,在下明白。相反若我们赢了。”骑士没有任何的退却之心,他的语气坚定,不容置疑,“就请您退场吧。”

     “狂妄无礼的家伙。”

 

 

     沉入深海的狮子感觉有什么东西自海平面缓缓落下,他隔着海睁开眼睛,对着那艾青色的光芒伸出了手,奋力向上游去,为了远离那充满不甘的心……!

    快想起来,是谁在呼唤你的名字?

 

      海底家庭餐厅,来抵抗吧!

     “喂,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在这里点餐吧,”雷狮张狂的笑着,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子,“我可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弱。”

     站在一旁的男侍没有动,雷狮转身握住了对方的手腕。那满身的绷带从指尖开始散落。

     在那双手遮掩下闪闪发光的青色眼睛中,融入了笑意,雷狮的记忆同安迷修一起苏醒。

     在雷狮愣神时,黑袍人的攻击已经开始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拉扯着手腕跑了起来。

     “安迷修,你有什么办法吗?”他大吼着,侧身躲过了几个攻击。

     “这里是幻境,想象力就是武器!”安迷修气喘吁吁的回吼到,“你可给我抓紧了,恶党!!”

     “什……?!”还没等雷狮反应过来,他的双脚就离开了餐厅的地面。

      海底家庭餐厅,来逃走吧,奋力的冲向海面。

      为了方便在水中前行,安迷修幻想出了人鱼的尾巴,他奋力的摆动着那条尾巴。雷狮看呆了,于是任由着自己跟着闪闪发光的深海人鱼前进,黑袍的神使紧跟其后。

       任由那嘲笑声响彻耳边,在那同时冲出海面,在那一刻鱼尾变回了双腿,安迷修呼唤出自己的双剑,带来了风暴。

雷狮笑了,他站在着风暴之上,看着被禁锢的黑袍神使,举起了雷神之锤。

      “那么接下来,请你退场吧,神使。”

      唤来了胜过爪牙的雷电。

 

 

——无不厌恶的,厌恶的,厌恶的感受

狮子顺着光芒的方向游去,想要摆脱这种感受。

——变成美丽的,美丽的,美丽的事物

接着,他被人拉住了手腕,他抬起头,看见了那张曾让他无比厌恶的脸。

——这厌恶,厌恶,厌恶,该如何是好

此刻那张脸上的笑容却是无比的耀眼。

 

                                                                                                         End

 

 

 

简笔画
p1假的娱乐圈【音符是瞎画的别在意orz】
p2色盲
p3p4假的人鱼
p5蝴蝶海
p6一直想试的动作
p7安迷修想要变得可爱233333
@凛冬季节 意思意思艾特冬哥【可以不用理我】
【妈呀我要给冬哥打call】

呜哇哇!谢谢绑画!

老飒子:

表达不出来想要的效果……给绑文的配画!

@天空十世--治愈小分队

原文链接☞ http://skyxch.lofter.com/post/34b921_11475af2
手机走评论
————————————
“我就知道你会来,雷狮。”

【雷安】皇子与骑士的梦之城堡

※给我的绑画www @老飒子
※一篇温暖的短文,原型是阿狸
※我对得起我的名字
※ooc吧cp雷安微瑞金卡埃
※庆祝雷安热度第一!
—— 城堡里藏着寂寞, 
         寂寞在唱歌。 
         旋律很熟悉, 
         歌词很模糊。 
         The castle was hidden in the lonely, 
          Lonely in singing. 
          The melody is very familiar, 
          The lyrics are very fuzzy.
                                                   ——阿狸【梦之城堡·影子】

        诸神的黄昏,整个天空都是玫瑰红色的,就像是小王子的花。傍晚六点四十五分,雷狮走进了梦之城堡。
         他曾在无数人的口中听说过它,也在梦里见过无数次。自他丢弃皇冠,踏上海洋的那一刻起,这个如同梦一般的城堡便是他的目标。
          他曾去往过蕴含着神秘力量的矿场,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金发的小王子守着唯一的一朵玫瑰花。而他的发小,一名流浪的剑士,同他一起默默守护着那代表希望的花。
          他曾到过奇怪的玳瑁星,在那里他那个不擅长言语的弟弟找到了生命中的蓝色宝石。
          他去过无数的地方,化解过无数的危险,他张狂,不受拘束,年轻且肆意。他被人所称赞,也被人所厌恶。
          可他总觉得缺点什么。
          黑发的魔女坐在月亮上笑嘻嘻的对他说:“你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雷狮挑了挑眉不可置否。
          冰蓝色头发的圣女为他指引前路:“去往梦之城堡吧,那里有你要的答案。”
          终于,他在那个黄昏,走进了梦中的城堡。
           城堡里藏着寂寞,寂寞在唱歌。 旋律很熟悉,歌词很模糊。 
           在这条名为寂寞的长廊上雷狮走了很久。
           咦,寂寞的尽头为什么有温暖的光?
          因为……那有一面巨大的金色的镜子。
          镜子里没有雷狮,只有一个棕发的少年。
          “你是谁?”
          “我是骑士。”
         雷狮有些惊讶。
          “骑士,为什么我能看到你?”
          “因为镜子里藏着预言之龙,它能让人们看见过去,看见现在,看见未来,看见精灵,看见灵魂,还能看见我。”
           少年向雷狮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知道你会来的,雷狮。” 

           这个世界上,每个王子都有自己的骑士,雷狮也不例外。
           当年幼的安迷修和他第一次见面时,两个人谁也不肯低头,狼狈极了。
           雷狮讨厌安迷修的骑士道,安迷修也不怎么喜欢雷狮的张狂。但是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下,有一些东西悄然发芽了。
           当那天雷狮亲吻安迷修的时候
,就已经遇见了他们的结局。
           少年们脸红心跳,小声的诉说着爱语,放下自己对于对方的防备,拥抱在一起。
           可是骑士的心里却有一个秘密。
           安迷修活不长了,他的身上有一个恶魔的诅咒,当他25岁那一年时咒语就会夺去他的意识,使他成为一个只会伤人的怪物。
           无意中他听到了关于梦之城堡的传说,决定出发去寻找预言之龙。在一个布满星辰的夜里,他悄然离开了城堡。
            安迷修花费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最后终于站在了梦之城堡的巨大镜子前,银色的预言之龙看着他。
            “你已经做好觉悟了吗,人类?”
            “是的,伟大的预言之龙,”年轻的骑士坚定的说,“我已做好觉悟。”
            预言之龙答应了年轻人的请求,将他封印在镜子中,等待着他所爱的人的到来。
            “人们将会把你忘记,只有当你深爱的那个人来到你面前,再次想起你的时候,诅咒将会解除。”
           龙张开双翼长啸。
           “祝你好梦,人类。”

            “我一直在等你。”骑士说。
  
           我一直在你的身旁。
           当你路过矿石星球时,我躲在你身旁的矿石后看着你。
           当你化解了一次危机举行庆祝会时,我混进人群中看着你。
           当你沉浸在星尘大海的美丽中时,我小小的打了一个喷嚏,让微风拂过你的帽子。
           我看见你醒来后的迷茫,看见那些巨大的鱼从你身边飞过,繁星在你身旁闪烁,你是其中永不堕落的王。

           雷狮向镜子里的少年伸出了手 ,在梦境中他曾无数次的向那个模糊的身影伸出手,他看到他身旁的树叶轻轻晃动,发出声响,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投射到地上,那个身影站在那里,成为指引他前进的永恒目标。
           他们十指相贴,额头相抵。
           “我要怎么才能触碰到你?”
           “你只需要静静的闭上眼睛……”
      
           你是否用心聆听夜空的低语?
           用心看到了这整个世界?
           用心听到那一整个未来?
           用心……去感受你心底的声音与爱?

           雷狮触碰到了对方的手,他睁开眼睛,看到了骑士的笑脸。他握紧骑士的手,将他拉了出来。
           那么你将触碰到我,和这世间充满芬芳的一切。
           “安迷修,”雷狮抱紧了怀里人,“我找到你了。”
           “嗯 ,”安迷修笑了,“你找到我了,雷狮。”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今天一定产粮啊啊啊 @老飒子 你看啊绑画,你看你是不是【拼命暗示】

玉城满月:

第一了!!!!
第一了兄弟们!!!!
普天同庆全国欢唱!!!!!!

这值得纪念的一天【鼓掌👏】 @老飒子 绑画你看,这天我会产粮的!所以你是不是也【努力暗示】

安安安安安敖:

我在饭局上拍桌而起。。。


杭州的slo3欧美展真的超爽啊啊啊买到好多本子www

分享清祀Tinnie的单曲《红头罩·复生-To Jason Todd》: http://163.fm/VP2o0IB  (来自@网易云音乐)

这首歌真的超适合桶哥qaq

Young Outlaws 【少年法外者】1~10

※我是渣

※先第一人称,凑齐后第三人称

※原创人物有,自带cp【3p】额,大概都是超能力者,不过肉搏也可以

※royjay,我爱他们,即使拆刊

※原创人物神助攻        

※我认为,是时候让jason成为一个父亲了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想到再补

Mellor

Lyle·Todd【sky brid】

原名Lyle·White Jason的养子,外号:little brid【Jason,Roy称呼】

能力:绝对指令:能命令以自身为半径50米,直径100米以内的所有东西,但不能命令人,可以使其昏迷。凭精神力,意志力,想象力来决定

Mellor·White

Lyle的玩具兔子,其他未知

Ron·Kent

Lyle的儿时玩伴,其他未知

 

我叫Lyle,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在我四岁时,我命令一个被子将我裹起来,因为我冷。然后,我的科学家父亲就发现了我的不同。

我可以命令任何东西,只要我想。

但是有距离限制。

从此以后,我的世界就此不同。

我的母亲是一个中国lady。

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和墨色的眼睛,刚柔并济的性格,我很爱她。

她教我说中文,我喜欢那些方块字,也很喜欢它们的发音。

她是我心中最美的女人。

我的父亲是位美国科学家。

他很严肃,金发碧眼,但我也爱他。

他的身影在我眼里一直很高大。

我的养父,哦,我正要说到他,他的脾气或许不算太好,但那是在掩饰一些东西,恩,我知道,我也爱他。

我和我的养父相遇是很尴尬的。

在我六岁的一个下午,我一个人在街上玩,发现了停在角落里的摩托车。

它实在是太酷了!于是我忍不住爬了上去,并且命令它在我兜一圈。

等我回来时,Jason靠在墙上,用他的眼睛看着我。

我屈服了,于是像一个小猫一样的被他拎着后颈带到了我父母的面前。

出乎意料的,他和我的父母熟识起来。

之后他有时回来我家,帮我父母照顾我,他看起来挺喜欢小孩子和花草的,而且,有一些很温柔的地方,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凶残。

哦,其实有时候我觉得,他与其像我的Dad Brid更像是my bother。

我在游乐场一玩的很开心,我本来想邀请Jason和我一起坐旋转木马的,可他拒绝了。

“我不会坐这个的,”他说,“死也不会。”

甜食是个好东西,我爱它们。

Jason接了个电话,脸色十分不好,骂了几句之后要我坐在原地等他回来,然后匆匆走了。

我无聊的吃着冰激凌。无意间透过玻璃看到他在一个小巷里和一个红色头发的人说话,然后莫名的撕扯起来。

Wait,他们刚才……好像接吻了?!

我收回了目光。

Jason回来的,他的发型有点乱,嘴好像有点肿。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要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夹娃娃机,一眼相中了那个披着斗篷,手里有个镰刀的兔子。

“please,Jason,”我看着他说,“我想要那只兔子。”

“你是的男孩子,Lyle,”他说,“你不应该要那种玩具。”

我噘了噘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他皱了皱眉头,答应了。

很快,我拿到了那只兔子,给它【他】起名为Mellor·White

之后我发现能通过绝对指令让它【他】和我说话,于是它【他】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

这个城市抛弃了我们,背叛了我们。

我既恨它又爱它,为此我曾无法呼吸。

我十岁了,但我的父母不在了。

我永远无法忘记那天。

车上炸弹的声音,停下或加速都会爆炸,妈妈搂着我坐在后座,爸爸努力的想让炸弹减慢速度。

没有人肯帮助我们。

我们只能无助地绕着盘山公路,一圈又一圈。

警察的敷衍,人们的无视,安装炸弹的那个人在手机里疯狂的笑。

Batman只在晚上出现,这里也不是大都会,没有谁会来。

人们早已麻木的习惯。

我缩在妈妈怀里,手里搂着Mellor。妈妈用中文告诉我会没事的,我只能更努力的缩起自己。

妈妈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卡片,上面用英文写着“雇个蝙蝠”

“打给他们吧,”妈妈说,“只有他们才能救我们的litter brid。”

爸爸同意了。

电话通了,妈妈简单的说了经过。

“好的,White夫妇是吗?”那个男人说,“我们这就……等等,jaybrid你去哪?!”

电话挂了。

没过多久,我听到了熟悉的引擎声。

Jason骑着摩托车,头上戴着头罩,但我还是认出了他。

他是Red Hood,我崇拜的人。

妈妈和爸爸吻了吻我的额头,妈妈小声的和我说:

“你知道什么东西最有价值,把它们带走,其他的东西就让他们分吧。”

她把我交给了Jason。

“我们爱你,Lyle。”

Jason想要救他们,但车突然加速了。

他们冲下了悬崖。

炸弹爆炸了。

Jason愣住了。

我哭了。

几个月后,我举行了他们的葬礼,来了很多的亲戚。

我终于明白了妈妈说的他们是谁。

我从来不知道我有这么多亲戚。

他们一个个都表现得很痛心,可我害怕,他们看我就像看一块待宰的肉。

他们为我应该被谁收养而争吵,我默默地抓紧了Mellor。

然后我在人群外中看到了Jason。

他穿着夹克脸上有伤,我有些恍惚。

“Lyle先生有自己选择的权力,”律师说,“你选择谁成为你的收养人?”

我突然动起了身子。

我奔跑了起来,穿过人群,扑到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把脸埋到他的胸膛。

他有些意外,但还是接住了我

“我选他,”我说,声音显得有些闷闷的,“我选他。”

“我不会拿走那些财产,我要的只是那个孩子。”Jason说。

那些亲戚满意的离开了。

“去收拾一下吧,litter brid,”他说,“晚上我们就搬走。”

我命令房间里的一切都变小,并且把它们装在箱子里。

我还变小了其他东西,父母的定情信物,几打种子,一棵小树苗,父亲的实验资料,他们留给我的银行卡……

然后在那个夜晚我搬出了那个家。

Jason拉着我坐上了出租车。

“我们要去哪?”我问。

“郊区。”他说。

“我是不是该叫你Dad了?”

“……随便。”

我住进了新家,和我的新Dad一起。

哦,还把名字也改了,我现在的名字是Lyle·Todd

我们安排好一切后,试着在这个郊区的别墅旁种花。

各种花。

Jason很爱干净,把一切都打理好。所以这个家一直都不算乱。

我偶尔会睡不着,Jason就给我讲故事,关于Red Hood,关于军火库,关于Outlaws。

我们都对他的职业闭口不提,尽管我们都心知肚明。

他曾跟我说他不觉得他能做好一个Dad,毕竟父爱这种玩意,他并没有感觉到多少。

我说没关系,慢慢来。

他曾想要把我送走,但我拒绝了。

“我是一个超能力者,”我对他说,“你总不能让我去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吧?”

他沉默了。

不过,我还是去上学了。

Jason做饭很好吃。

我爱死他的肉酱千层面和培根三明治了。

哦,还有小甜饼。

我说过吗?我对甜的东西要求很高,所以别人觉得太甜的东西对我来说刚好。

我们会在餐桌上聊很多:烦人的雇主,狡猾的对手,该死的老蝙蝠……

等等,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但他提的最多的是一个叫Roy的人,他说Roy是军火库。

我猜那就是那天吻他的人。

可他最近不怎么说了。

发生了什么?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Outlaws散了。

今天是星期一,我去上学了。

我看见了Ron·Kent,我小时候的玩伴。

同学们都很友好,我也很开心。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我想。

直到我推开了家门。

我看见一个男人压在Jason身上,Jason在挣扎。

我花了一秒时间反应,然后用尽全力把书包向他扔去,并且在心里尖叫着命令书包,砸到他头上

“你想对我Dad做什么?!”我尖叫着说。

他明显懵了 。

Jason打开了灯,一个红头发的那人浑身是伤,头顶着我的书包,坐在地上一脸懵逼得看着我。

“这是Roy,Lyle,”他说整理了一下衣服,对我说,“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军火库。”

Roy朝我笑了笑,站了起来,向我伸出了手。

“Roy Harper,很高兴认识你,litter brid,”他朝我眨了眨眼睛,“我听jaybrid提过你。”

“哦,”我回握了他的手,“你们刚才在干吗?”

“这个蠢蛋从窗户里进来,满身是伤,差点弄脏我的沙发。”Jason一脸嫌弃地说,“我好心给他包扎却压着我不放。”

“可是,jaybrid,那太疼了,”Roy可怜巴巴地望着Jason,“条件反射的就……”

“呵,你怕疼还弄得满身是伤?Roy Harper,我这可不是你处理伤的地方。”

“我也没办法啊,我跟他们都不熟,而且我只能想到你了。”

“我记得我们散伙了,Roy Harper。”

“jaybird~~~”

……我感觉眼睛好疼。

我不会多个爸爸吧?

 

这个Roy是红箭,嗯,退出法外者要找个地混口饭吃啊,所以成了超级英雄。

下集【大概会有】预告:

我想成为一名Outlaws但……怎么和我Dad解释?

我,大概需要墨镜,嗯。

在lofter上统计的最受欢迎的前150个日漫腐向cp里独普正好是第50个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