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十世--治愈小分队

自家绑画:@老飒子
主角控,主角总受纯食,不过萌all耀,all阿里,all临也,月l,文画双修

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的区别

hhhhhh吃我一发哲学安利

雷安学习组:

‘哲学主要分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安迷修拿着课本,看着点名册,‘下面哪位同学来回答一下怎样区分这两种观点?


‘老师,这还不简单?’雷狮一脚踹开了桌子,站了起来,‘唯物主义认为物是世界的本源,意识是派生的,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作用于物质。唯心主义则认为意识是世界的本源,物质是派生的,意识决定物质,物质反作用于意识。’


‘请举个例子’


‘我喜欢你,你就存在,我不喜欢你时,你就不存在,这是唯心主义。无论我喜不喜欢你,你都存在,就是唯物主义。’


┅┅简单来讲就是安迷修和雷狮同时站在你面前,你想要安迷修,于是雷狮就不存在,你想要雷狮,安迷修就不存在,这是唯心主义,认为人的感知就是一切


无论你想要安迷修还是雷狮,他们两个的本身都是存在的,这是唯物主义


你不是安迷修,你又怎么知道安迷修的感受呢?这是不可知论


我认为雷狮这么做的理由是这样的,这是可知论。

【雷安】深夜酒馆『2』

※渣,ooc可能
※大概是系列文
※第一人称注意

  我今天有点后悔了,后悔答应陪他喝酒 。
  讲真,平时他都是一个严格克制自己的人,酒这种东西 基本上是不会碰的,反而是他那个男友,总是来这里喝酒,然后被找过来的他拎回去
  “真是的,那个恶党哪里好了,”他嚷嚷着,语气里充满着不满,“为什么他一出现,女孩子都往他身上靠?”
哦,这还真是个高深的问题,“因为他帅呗,听说最近女孩子就喜欢这个型的。”我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他也不说话了,只是又灌了一杯酒下肚,有些没来得及吞下的酒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滴到了他的白衬衫上。
  他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显肉类型的男人,看上去略微瘦弱,实际上整体的肌肉都十分流畅。腹部虽然没有腹肌,但也能看出平时有在好好锻炼。他的脸因为醉酒而浮现出淡淡的红晕。
  我能感受到有一些男人和女人对他都是跃跃欲试的,要不是我坐在这,这家伙大概就被人拐走了吧?到时候他那小男友怕不是得砸了我这店。
  他明显醉了,连一向精神的呆毛都耷拉下来了。
  说实话,他说了半天,可把我搞糊涂了,我没有弄懂他究竟是在吃那个男人哪方面的醋?
  “说什么要给我惊喜,结果呢,”他口齿有点不清,但仍然固执的抱怨着,“他自己搭了个女孩走了,我有多尴尬你知道吗?”
  “亏我还那么期待……”他低下了头,语气里有点委屈,估计是醉的不行了。
  我连忙去安慰他,可别几把,您这一颗生理性的盐水就可能要了我这条老命。
  “喂,他怎么了?”黑发的男人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挑了挑眉,“给个解释。”
  “他吃醋了,”我耸耸肩,示意自己是无辜的,“然后如你所见,借酒消愁。”
  “雷狮!”他看着黑发男人大喊到,“你到底想干嘛??”
  “呵,我想干嘛?”黑发男人冷笑着说道,“我倒是想干点什么,可你跑了啊。”
  “什……”
  那是一个极其色【咳】情的吻,黑发男人拽着他的头发,强迫他仰起了头,隐约能听见一点水声,棕发男人挣扎着,可是一会就没了力气,只能软软的瘫在对方的怀里。
  很明显,他们忘记了我这只单身狗。
  一吻结束,黑发男子一把扛起了他,离开了。
  “老规矩,钱记账上,”他潇洒的挥了挥手,语气上挑,像一只得到战利品的狮子
  唉,我边收拾边想到,现在的情侣真是不给人活路了
也许我也该谈个恋爱试试?

【雷安】深夜酒馆

※ooc可能,渣
※第一人称注意
※可能是系列文?


我看着身旁的女孩,她年纪不算太大,眼睛中还有着一丝青涩。
她看向了一旁坐在吧台上的男人。
我不禁暗暗嗤笑,心想这家伙可真招人待见
“嘿,”我向那位姑娘搭讪到,“你该不会是看上那家伙了吧?”
我的话音刚落,男人便拿起杯子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他的脖子略微仰起,露出性感的脖颈,随着他的吞咽,喉结上下滚动着。他的身子微微舒张,不难看出紧身衣下那结实的肌肉。
女孩似乎是害羞了,低下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我笑着,漫不经心的晃动着手里的酒杯,葡萄酒在灯光下慢慢摇动。
“为什么?”女孩困惑的看向我。
“你听说过白月光吗?”我轻抿一口酒,看向她。
女孩点了点头。
“这个人心中有那么个白月光。”我向女孩眨了眨眼,“所以你知道的,他不可能再看上别人了。”
“可是……”女孩不甘心的说,“我可以做他的那颗朱砂痣啊。”
“哦,亲爱的,这正是我要说的,”我微笑着注视着有些慌乱的女孩,“他心中的朱砂痣也已经有了人选。”
一个棕发男子走向了这边,他穿着一件白衬衫,在这个酒吧里显得有些突兀,他的眼神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然后,他的目光锁定在了我身旁的吧台上。
他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夺去男人手里的酒,似乎是在警告男人的酒精摄入量过高。男人只是耸了耸肩,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看着在他面前絮絮叨叨的棕发男人,然后吻了上去
在女孩惊讶的目光中,男人起身舔了舔嘴角,像一只偷腥成功的大猫,棕发男人则脸红的不知所措
“看吧,你没戏的,”我轻笑着,“况且着白月光和朱砂痣是同一个人,你又怎么去和那个人比呢?”

好好好,我尽力

一原硬币:

画了空君脑洞的裁判雷,虽然画的丑而且很草(←这个人完全忘了有这么一回事)但是请不要介意啊 @天空十世--治愈小分队 记得要填坑啊,因为那篇文是雷安就暗搓搓打个雷安tag(不要脸)

【雷安】仇恨与命运的深海幻想餐厅

    还未回过神来时,便被推入海中,披着黑袍的人笑着,声音中毫无暖意。

  

仇恨与命运的深海幻想餐厅

※艾特我的绑画 @老飒子 ,可能ooc
※Cp雷安,有一点别的cp客串。
※Bgm——海底ファミリーレストラン ,改词有
※背景是金带着大家怼创世神

     狮子觉得自己在下沉,在那黑暗的水中不断下沉,同样与他一起下沉的是一只鲨鱼。海平面的光离他越来越远,意识也逐渐模糊。突然水中掀起了一阵水流,那只鲨鱼开始向上游动。狮子费力的扭头顺着鲨鱼的视线向上望去,一道红色的阳光自海平面向下照射,指引着鲨鱼从2900万米深的海水中向上游去。

 

     这是家空荡的餐厅,唯二的两个活人围着一个桌子相顾无言。

     雷狮打开手里的菜单,上面是用各种字体,颜色写着的复仇。他无聊的撇了撇嘴。站在一旁浑身裹满了绷带的棕发男侍,透过绷带发出了声音:

“一个人走进来店里,很寂寞吧,毕竟这里是家庭餐厅。”

脑子在这黑暗之中无法转动,保持着有点不稳定的精神和怀疑的态度,坐在桌子对面的是熟悉的年幼冷静的军师,他安静的看着雷狮,压低帽子沉默不语,

      ‘不要忘记那份耻辱。’黑袍人笑的张狂。

      缠在身旁的是什么?雷狮抬起了拿着餐刀的手,将周围的绳索一刀斩断。桌子对面不知何时坐着的狂犬,似乎没有在思考任何多余的事情。他笑着看向雷狮,摸了摸后脑勺。

      ‘不要去想那些过于无聊的事情。’黑袍人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敲击桌面。

      没有收到点单的,站在雷狮身旁的棕发薄幸少年,用自身的理念与信仰化为缠满全身的绷带,将自己与世界所阻隔。

      ‘所谓的信仰不过是玩笑。’不知是谁的喃喃低语。

      雷狮转头看向他与他身上的绷带,有一种想要去解开的强烈念想,仿佛现在不将那些绷带解开的话,自身就会摧毁一般。

      ‘欢迎来到——深海的海底。’

      在这海底的家庭餐厅中,菜单在桌子上摊开,仇恨的字符蹦跃出来。‘快来选择吧。’所谓的神笑嘻嘻的说,‘把无法战斗的选项一脚踹飞。’

      “祝贺你啊。”带着嘲笑的表情坐在桌子对面的自认高明的骗徒。

      雷狮抬起手,却发现有水珠自指尖滑落,记忆似乎空缺了。

      也无法成为传说中拯救一切的神明,于是只能在地面上爬行。

      桌子中心的放着花朵的水杯倒下了。

 

 

      不知何时,周围所谓的海水开始变得辛辣,张开嘴时一阵气泡从嘴边冒出。啪的一声合上那本菜单。雷狮抬头望去,看见因站立时间有些长而感到疲惫的男侍,坐在了桌子对面的椅子上,双手搭在膝盖上,背脊挺直,似乎一直看向前方,一副乖巧的模样。

      在这无声的餐厅里,雷狮沉默着,在一片寂静中思考什么。

     “看不到前方吗,男侍。”他开口道,紫色的眼睛紧盯着对方,“只有我们两个人无言相对,不觉得很嘲讽吗,毕竟这是家庭餐厅啊。”

     黑雾弥漫,将男侍包裹,恍惚间有什么东西又会失去了。

     ‘我不会认输。’海盗自负的笑着。

     “你想和神明来一场游戏吗?”

 

     等雷狮回过神来时,男侍回到了开始的位置,背脊依旧挺直,动作标准。

     在桌子对面的是坐在月亮上的魔女,她笑着毫不在意雷狮的走神与失礼。坐在她旁边的是,愿意为了伙伴挺直腰板的胆小鬼。他们看着雷狮,用各自鲜明的态度。

     ‘无聊的东西甩开就好。’黑袍人挑了挑眉。

     “要不要一起来喝红茶。”对面坐着的看似冷酷的银发少年说,他的右手上似乎被什么东西所缠绕。

     ‘羁绊这种东西只是利益的附属品。’黑袍人嬉笑着。

      看似单纯的薄幸金发少年开朗的笑着,为了友情与信念将自己置于同伴的前方。

     ‘有什么东西超出了预想。’黑袍人沉思着。

      雷狮站起了身,如果现在不离开,他的视线看向了那扇大门,这看似平衡的一切就要被毁灭了,雷狮向着那扇门奔跑起来。

      ‘这里是——海底家庭餐厅。’

      在这空旷的餐厅里要超越什么呢?手上拾到的铁水管挥舞着,将那些浮现在身边的无法回收的怨念一击打坏。

     雷狮感到喉咙间渐渐收紧,口中吐出一股水泡,呼吸变得急促。

     ‘快住手吧,克丽丝菲亚’雷狮脑子里的思绪纷飞,‘氧气已经不够了啊。’

     脑海中的回忆融入到海水中消失,变得一片空白。

     雷狮的瞳孔猛然缩小,露出如同爪牙也被折断的死去的狮子一般的眼神

 

列举美丽的,美丽的,美丽的事物

无不厌恶的,厌恶的,厌恶的感受

 

     “来和我打个赌吧,”披着黑袍的神明说,“赌他是否会沉浸在悔恨与痛苦中。”

     棕发的骑士说:“我信任他,他不会是那种人。”

    “那可不一定,”黑袍的神明不屑的说。“这世事难料。”

    “即使我不接下这个赌局,您也不会放我们离开的,”骑士说,“那不如让在下在此全心全意的将信念托付于恶党一次吧。”

    “你想好了,元力技能在这里是无法使用的。他若是想不起来,选择了点下菜单,那你也得死,这是你们冒犯神使的必然惩罚。”

     “当然,在下明白。相反若我们赢了。”骑士没有任何的退却之心,他的语气坚定,不容置疑,“就请您退场吧。”

     “狂妄无礼的家伙。”

 

 

     沉入深海的狮子感觉有什么东西自海平面缓缓落下,他隔着海睁开眼睛,对着那艾青色的光芒伸出了手,奋力向上游去,为了远离那充满不甘的心……!

    快想起来,是谁在呼唤你的名字?

 

      海底家庭餐厅,来抵抗吧!

     “喂,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在这里点餐吧,”雷狮张狂的笑着,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子,“我可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弱。”

     站在一旁的男侍没有动,雷狮转身握住了对方的手腕。那满身的绷带从指尖开始散落。

     在那双手遮掩下闪闪发光的青色眼睛中,融入了笑意,雷狮的记忆同安迷修一起苏醒。

     在雷狮愣神时,黑袍人的攻击已经开始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拉扯着手腕跑了起来。

     “安迷修,你有什么办法吗?”他大吼着,侧身躲过了几个攻击。

     “这里是幻境,想象力就是武器!”安迷修气喘吁吁的回吼到,“你可给我抓紧了,恶党!!”

     “什……?!”还没等雷狮反应过来,他的双脚就离开了餐厅的地面。

      海底家庭餐厅,来逃走吧,奋力的冲向海面。

      为了方便在水中前行,安迷修幻想出了人鱼的尾巴,他奋力的摆动着那条尾巴。雷狮看呆了,于是任由着自己跟着闪闪发光的深海人鱼前进,黑袍的神使紧跟其后。

       任由那嘲笑声响彻耳边,在那同时冲出海面,在那一刻鱼尾变回了双腿,安迷修呼唤出自己的双剑,带来了风暴。

雷狮笑了,他站在着风暴之上,看着被禁锢的黑袍神使,举起了雷神之锤。

      “那么接下来,请你退场吧,神使。”

      唤来了胜过爪牙的雷电。

 

 

——无不厌恶的,厌恶的,厌恶的感受

狮子顺着光芒的方向游去,想要摆脱这种感受。

——变成美丽的,美丽的,美丽的事物

接着,他被人拉住了手腕,他抬起头,看见了那张曾让他无比厌恶的脸。

——这厌恶,厌恶,厌恶,该如何是好

此刻那张脸上的笑容却是无比的耀眼。

 

                                                                                                         End

 

 

 

简笔画
p1假的娱乐圈【音符是瞎画的别在意orz】
p2色盲
p3p4假的人鱼
p5蝴蝶海
p6一直想试的动作
p7安迷修想要变得可爱233333
@凛冬季节 意思意思艾特冬哥【可以不用理我】
【妈呀我要给冬哥打call】

呜哇哇!谢谢绑画!

老飒子:

表达不出来想要的效果……给绑文的配画!

@天空十世--治愈小分队

原文链接☞ http://skyxch.lofter.com/post/34b921_11475af2
手机走评论
————————————
“我就知道你会来,雷狮。”

【雷安】皇子与骑士的梦之城堡

※给我的绑画www @老飒子
※一篇温暖的短文,原型是阿狸
※我对得起我的名字
※ooc吧cp雷安微瑞金卡埃
※庆祝雷安热度第一!
—— 城堡里藏着寂寞, 
         寂寞在唱歌。 
         旋律很熟悉, 
         歌词很模糊。 
         The castle was hidden in the lonely, 
          Lonely in singing. 
          The melody is very familiar, 
          The lyrics are very fuzzy.
                                                   ——阿狸【梦之城堡·影子】

        诸神的黄昏,整个天空都是玫瑰红色的,就像是小王子的花。傍晚六点四十五分,雷狮走进了梦之城堡。
         他曾在无数人的口中听说过它,也在梦里见过无数次。自他丢弃皇冠,踏上海洋的那一刻起,这个如同梦一般的城堡便是他的目标。
          他曾去往过蕴含着神秘力量的矿场,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金发的小王子守着唯一的一朵玫瑰花。而他的发小,一名流浪的剑士,同他一起默默守护着那代表希望的花。
          他曾到过奇怪的玳瑁星,在那里他那个不擅长言语的弟弟找到了生命中的蓝色宝石。
          他去过无数的地方,化解过无数的危险,他张狂,不受拘束,年轻且肆意。他被人所称赞,也被人所厌恶。
          可他总觉得缺点什么。
          黑发的魔女坐在月亮上笑嘻嘻的对他说:“你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雷狮挑了挑眉不可置否。
          冰蓝色头发的圣女为他指引前路:“去往梦之城堡吧,那里有你要的答案。”
          终于,他在那个黄昏,走进了梦中的城堡。
           城堡里藏着寂寞,寂寞在唱歌。 旋律很熟悉,歌词很模糊。 
           在这条名为寂寞的长廊上雷狮走了很久。
           咦,寂寞的尽头为什么有温暖的光?
          因为……那有一面巨大的金色的镜子。
          镜子里没有雷狮,只有一个棕发的少年。
          “你是谁?”
          “我是骑士。”
         雷狮有些惊讶。
          “骑士,为什么我能看到你?”
          “因为镜子里藏着预言之龙,它能让人们看见过去,看见现在,看见未来,看见精灵,看见灵魂,还能看见我。”
           少年向雷狮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知道你会来的,雷狮。” 

           这个世界上,每个王子都有自己的骑士,雷狮也不例外。
           当年幼的安迷修和他第一次见面时,两个人谁也不肯低头,狼狈极了。
           雷狮讨厌安迷修的骑士道,安迷修也不怎么喜欢雷狮的张狂。但是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下,有一些东西悄然发芽了。
           当那天雷狮亲吻安迷修的时候
,就已经遇见了他们的结局。
           少年们脸红心跳,小声的诉说着爱语,放下自己对于对方的防备,拥抱在一起。
           可是骑士的心里却有一个秘密。
           安迷修活不长了,他的身上有一个恶魔的诅咒,当他25岁那一年时咒语就会夺去他的意识,使他成为一个只会伤人的怪物。
           无意中他听到了关于梦之城堡的传说,决定出发去寻找预言之龙。在一个布满星辰的夜里,他悄然离开了城堡。
            安迷修花费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最后终于站在了梦之城堡的巨大镜子前,银色的预言之龙看着他。
            “你已经做好觉悟了吗,人类?”
            “是的,伟大的预言之龙,”年轻的骑士坚定的说,“我已做好觉悟。”
            预言之龙答应了年轻人的请求,将他封印在镜子中,等待着他所爱的人的到来。
            “人们将会把你忘记,只有当你深爱的那个人来到你面前,再次想起你的时候,诅咒将会解除。”
           龙张开双翼长啸。
           “祝你好梦,人类。”

            “我一直在等你。”骑士说。
  
           我一直在你的身旁。
           当你路过矿石星球时,我躲在你身旁的矿石后看着你。
           当你化解了一次危机举行庆祝会时,我混进人群中看着你。
           当你沉浸在星尘大海的美丽中时,我小小的打了一个喷嚏,让微风拂过你的帽子。
           我看见你醒来后的迷茫,看见那些巨大的鱼从你身边飞过,繁星在你身旁闪烁,你是其中永不堕落的王。

           雷狮向镜子里的少年伸出了手 ,在梦境中他曾无数次的向那个模糊的身影伸出手,他看到他身旁的树叶轻轻晃动,发出声响,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投射到地上,那个身影站在那里,成为指引他前进的永恒目标。
           他们十指相贴,额头相抵。
           “我要怎么才能触碰到你?”
           “你只需要静静的闭上眼睛……”
      
           你是否用心聆听夜空的低语?
           用心看到了这整个世界?
           用心听到那一整个未来?
           用心……去感受你心底的声音与爱?

           雷狮触碰到了对方的手,他睁开眼睛,看到了骑士的笑脸。他握紧骑士的手,将他拉了出来。
           那么你将触碰到我,和这世间充满芬芳的一切。
           “安迷修,”雷狮抱紧了怀里人,“我找到你了。”
           “嗯 ,”安迷修笑了,“你找到我了,雷狮。”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今天一定产粮啊啊啊 @老飒子 你看啊绑画,你看你是不是【拼命暗示】

玉城满月:

第一了!!!!
第一了兄弟们!!!!
普天同庆全国欢唱!!!!!!

这值得纪念的一天【鼓掌👏】 @老飒子 绑画你看,这天我会产粮的!所以你是不是也【努力暗示】

安安安安安敖:

我在饭局上拍桌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