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十世--治愈小分队

自家绑画:@老飒子
主角控,主角总受纯食,不过萌all耀,all阿里,all临也,月l,文画双修

【雷安】仇恨与命运的深海幻想餐厅

    还未回过神来时,便被推入海中,披着黑袍的人笑着,声音中毫无暖意。

  

仇恨与命运的深海幻想餐厅

※艾特我的绑画 @老飒子 ,可能ooc
※Cp雷安,有一点别的cp客串。
※Bgm——海底ファミリーレストラン ,改词有
※背景是金带着大家怼创世神

     狮子觉得自己在下沉,在那黑暗的水中不断下沉,同样与他一起下沉的是一只鲨鱼。海平面的光离他越来越远,意识也逐渐模糊。突然水中掀起了一阵水流,那只鲨鱼开始向上游动。狮子费力的扭头顺着鲨鱼的视线向上望去,一道红色的阳光自海平面向下照射,指引着鲨鱼从2900万米深的海水中向上游去。

 

     这是家空荡的餐厅,唯二的两个活人围着一个桌子相顾无言。

     雷狮打开手里的菜单,上面是用各种字体,颜色写着的复仇。他无聊的撇了撇嘴。站在一旁浑身裹满了绷带的棕发男侍,透过绷带发出了声音:

“一个人走进来店里,很寂寞吧,毕竟这里是家庭餐厅。”

脑子在这黑暗之中无法转动,保持着有点不稳定的精神和怀疑的态度,坐在桌子对面的是熟悉的年幼冷静的军师,他安静的看着雷狮,压低帽子沉默不语,

      ‘不要忘记那份耻辱。’黑袍人笑的张狂。

      缠在身旁的是什么?雷狮抬起了拿着餐刀的手,将周围的绳索一刀斩断。桌子对面不知何时坐着的狂犬,似乎没有在思考任何多余的事情。他笑着看向雷狮,摸了摸后脑勺。

      ‘不要去想那些过于无聊的事情。’黑袍人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敲击桌面。

      没有收到点单的,站在雷狮身旁的棕发薄幸少年,用自身的理念与信仰化为缠满全身的绷带,将自己与世界所阻隔。

      ‘所谓的信仰不过是玩笑。’不知是谁的喃喃低语。

      雷狮转头看向他与他身上的绷带,有一种想要去解开的强烈念想,仿佛现在不将那些绷带解开的话,自身就会摧毁一般。

      ‘欢迎来到——深海的海底。’

      在这海底的家庭餐厅中,菜单在桌子上摊开,仇恨的字符蹦跃出来。‘快来选择吧。’所谓的神笑嘻嘻的说,‘把无法战斗的选项一脚踹飞。’

      “祝贺你啊。”带着嘲笑的表情坐在桌子对面的自认高明的骗徒。

      雷狮抬起手,却发现有水珠自指尖滑落,记忆似乎空缺了。

      也无法成为传说中拯救一切的神明,于是只能在地面上爬行。

      桌子中心的放着花朵的水杯倒下了。

 

 

      不知何时,周围所谓的海水开始变得辛辣,张开嘴时一阵气泡从嘴边冒出。啪的一声合上那本菜单。雷狮抬头望去,看见因站立时间有些长而感到疲惫的男侍,坐在了桌子对面的椅子上,双手搭在膝盖上,背脊挺直,似乎一直看向前方,一副乖巧的模样。

      在这无声的餐厅里,雷狮沉默着,在一片寂静中思考什么。

     “看不到前方吗,男侍。”他开口道,紫色的眼睛紧盯着对方,“只有我们两个人无言相对,不觉得很嘲讽吗,毕竟这是家庭餐厅啊。”

     黑雾弥漫,将男侍包裹,恍惚间有什么东西又会失去了。

     ‘我不会认输。’海盗自负的笑着。

     “你想和神明来一场游戏吗?”

 

     等雷狮回过神来时,男侍回到了开始的位置,背脊依旧挺直,动作标准。

     在桌子对面的是坐在月亮上的魔女,她笑着毫不在意雷狮的走神与失礼。坐在她旁边的是,愿意为了伙伴挺直腰板的胆小鬼。他们看着雷狮,用各自鲜明的态度。

     ‘无聊的东西甩开就好。’黑袍人挑了挑眉。

     “要不要一起来喝红茶。”对面坐着的看似冷酷的银发少年说,他的右手上似乎被什么东西所缠绕。

     ‘羁绊这种东西只是利益的附属品。’黑袍人嬉笑着。

      看似单纯的薄幸金发少年开朗的笑着,为了友情与信念将自己置于同伴的前方。

     ‘有什么东西超出了预想。’黑袍人沉思着。

      雷狮站起了身,如果现在不离开,他的视线看向了那扇大门,这看似平衡的一切就要被毁灭了,雷狮向着那扇门奔跑起来。

      ‘这里是——海底家庭餐厅。’

      在这空旷的餐厅里要超越什么呢?手上拾到的铁水管挥舞着,将那些浮现在身边的无法回收的怨念一击打坏。

     雷狮感到喉咙间渐渐收紧,口中吐出一股水泡,呼吸变得急促。

     ‘快住手吧,克丽丝菲亚’雷狮脑子里的思绪纷飞,‘氧气已经不够了啊。’

     脑海中的回忆融入到海水中消失,变得一片空白。

     雷狮的瞳孔猛然缩小,露出如同爪牙也被折断的死去的狮子一般的眼神

 

列举美丽的,美丽的,美丽的事物

无不厌恶的,厌恶的,厌恶的感受

 

     “来和我打个赌吧,”披着黑袍的神明说,“赌他是否会沉浸在悔恨与痛苦中。”

     棕发的骑士说:“我信任他,他不会是那种人。”

    “那可不一定,”黑袍的神明不屑的说。“这世事难料。”

    “即使我不接下这个赌局,您也不会放我们离开的,”骑士说,“那不如让在下在此全心全意的将信念托付于恶党一次吧。”

    “你想好了,元力技能在这里是无法使用的。他若是想不起来,选择了点下菜单,那你也得死,这是你们冒犯神使的必然惩罚。”

     “当然,在下明白。相反若我们赢了。”骑士没有任何的退却之心,他的语气坚定,不容置疑,“就请您退场吧。”

     “狂妄无礼的家伙。”

 

 

     沉入深海的狮子感觉有什么东西自海平面缓缓落下,他隔着海睁开眼睛,对着那艾青色的光芒伸出了手,奋力向上游去,为了远离那充满不甘的心……!

    快想起来,是谁在呼唤你的名字?

 

      海底家庭餐厅,来抵抗吧!

     “喂,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在这里点餐吧,”雷狮张狂的笑着,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子,“我可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弱。”

     站在一旁的男侍没有动,雷狮转身握住了对方的手腕。那满身的绷带从指尖开始散落。

     在那双手遮掩下闪闪发光的青色眼睛中,融入了笑意,雷狮的记忆同安迷修一起苏醒。

     在雷狮愣神时,黑袍人的攻击已经开始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拉扯着手腕跑了起来。

     “安迷修,你有什么办法吗?”他大吼着,侧身躲过了几个攻击。

     “这里是幻境,想象力就是武器!”安迷修气喘吁吁的回吼到,“你可给我抓紧了,恶党!!”

     “什……?!”还没等雷狮反应过来,他的双脚就离开了餐厅的地面。

      海底家庭餐厅,来逃走吧,奋力的冲向海面。

      为了方便在水中前行,安迷修幻想出了人鱼的尾巴,他奋力的摆动着那条尾巴。雷狮看呆了,于是任由着自己跟着闪闪发光的深海人鱼前进,黑袍的神使紧跟其后。

       任由那嘲笑声响彻耳边,在那同时冲出海面,在那一刻鱼尾变回了双腿,安迷修呼唤出自己的双剑,带来了风暴。

雷狮笑了,他站在着风暴之上,看着被禁锢的黑袍神使,举起了雷神之锤。

      “那么接下来,请你退场吧,神使。”

      唤来了胜过爪牙的雷电。

 

 

——无不厌恶的,厌恶的,厌恶的感受

狮子顺着光芒的方向游去,想要摆脱这种感受。

——变成美丽的,美丽的,美丽的事物

接着,他被人拉住了手腕,他抬起头,看见了那张曾让他无比厌恶的脸。

——这厌恶,厌恶,厌恶,该如何是好

此刻那张脸上的笑容却是无比的耀眼。

 

                                                                                                         End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