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十世--治愈小分队

自家绑画:@老飒子
主角控,主角总受纯食,不过萌all耀,all阿里,all临也,月l,文画双修

Young Outlaws 【少年法外者】1~10

※我是渣

※先第一人称,凑齐后第三人称

※原创人物有,自带cp【3p】额,大概都是超能力者,不过肉搏也可以

※royjay,我爱他们,即使拆刊

※原创人物神助攻        

※我认为,是时候让jason成为一个父亲了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想到再补

Mellor

Lyle·Todd【sky brid】

原名Lyle·White Jason的养子,外号:little brid【Jason,Roy称呼】

能力:绝对指令:能命令以自身为半径50米,直径100米以内的所有东西,但不能命令人,可以使其昏迷。凭精神力,意志力,想象力来决定

Mellor·White

Lyle的玩具兔子,其他未知

Ron·Kent

Lyle的儿时玩伴,其他未知

 

我叫Lyle,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在我四岁时,我命令一个被子将我裹起来,因为我冷。然后,我的科学家父亲就发现了我的不同。

我可以命令任何东西,只要我想。

但是有距离限制。

从此以后,我的世界就此不同。

我的母亲是一个中国lady。

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和墨色的眼睛,刚柔并济的性格,我很爱她。

她教我说中文,我喜欢那些方块字,也很喜欢它们的发音。

她是我心中最美的女人。

我的父亲是位美国科学家。

他很严肃,金发碧眼,但我也爱他。

他的身影在我眼里一直很高大。

我的养父,哦,我正要说到他,他的脾气或许不算太好,但那是在掩饰一些东西,恩,我知道,我也爱他。

我和我的养父相遇是很尴尬的。

在我六岁的一个下午,我一个人在街上玩,发现了停在角落里的摩托车。

它实在是太酷了!于是我忍不住爬了上去,并且命令它在我兜一圈。

等我回来时,Jason靠在墙上,用他的眼睛看着我。

我屈服了,于是像一个小猫一样的被他拎着后颈带到了我父母的面前。

出乎意料的,他和我的父母熟识起来。

之后他有时回来我家,帮我父母照顾我,他看起来挺喜欢小孩子和花草的,而且,有一些很温柔的地方,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凶残。

哦,其实有时候我觉得,他与其像我的Dad Brid更像是my bother。

我在游乐场一玩的很开心,我本来想邀请Jason和我一起坐旋转木马的,可他拒绝了。

“我不会坐这个的,”他说,“死也不会。”

甜食是个好东西,我爱它们。

Jason接了个电话,脸色十分不好,骂了几句之后要我坐在原地等他回来,然后匆匆走了。

我无聊的吃着冰激凌。无意间透过玻璃看到他在一个小巷里和一个红色头发的人说话,然后莫名的撕扯起来。

Wait,他们刚才……好像接吻了?!

我收回了目光。

Jason回来的,他的发型有点乱,嘴好像有点肿。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要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夹娃娃机,一眼相中了那个披着斗篷,手里有个镰刀的兔子。

“please,Jason,”我看着他说,“我想要那只兔子。”

“你是的男孩子,Lyle,”他说,“你不应该要那种玩具。”

我噘了噘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他皱了皱眉头,答应了。

很快,我拿到了那只兔子,给它【他】起名为Mellor·White

之后我发现能通过绝对指令让它【他】和我说话,于是它【他】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

这个城市抛弃了我们,背叛了我们。

我既恨它又爱它,为此我曾无法呼吸。

我十岁了,但我的父母不在了。

我永远无法忘记那天。

车上炸弹的声音,停下或加速都会爆炸,妈妈搂着我坐在后座,爸爸努力的想让炸弹减慢速度。

没有人肯帮助我们。

我们只能无助地绕着盘山公路,一圈又一圈。

警察的敷衍,人们的无视,安装炸弹的那个人在手机里疯狂的笑。

Batman只在晚上出现,这里也不是大都会,没有谁会来。

人们早已麻木的习惯。

我缩在妈妈怀里,手里搂着Mellor。妈妈用中文告诉我会没事的,我只能更努力的缩起自己。

妈妈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卡片,上面用英文写着“雇个蝙蝠”

“打给他们吧,”妈妈说,“只有他们才能救我们的litter brid。”

爸爸同意了。

电话通了,妈妈简单的说了经过。

“好的,White夫妇是吗?”那个男人说,“我们这就……等等,jaybrid你去哪?!”

电话挂了。

没过多久,我听到了熟悉的引擎声。

Jason骑着摩托车,头上戴着头罩,但我还是认出了他。

他是Red Hood,我崇拜的人。

妈妈和爸爸吻了吻我的额头,妈妈小声的和我说:

“你知道什么东西最有价值,把它们带走,其他的东西就让他们分吧。”

她把我交给了Jason。

“我们爱你,Lyle。”

Jason想要救他们,但车突然加速了。

他们冲下了悬崖。

炸弹爆炸了。

Jason愣住了。

我哭了。

几个月后,我举行了他们的葬礼,来了很多的亲戚。

我终于明白了妈妈说的他们是谁。

我从来不知道我有这么多亲戚。

他们一个个都表现得很痛心,可我害怕,他们看我就像看一块待宰的肉。

他们为我应该被谁收养而争吵,我默默地抓紧了Mellor。

然后我在人群外中看到了Jason。

他穿着夹克脸上有伤,我有些恍惚。

“Lyle先生有自己选择的权力,”律师说,“你选择谁成为你的收养人?”

我突然动起了身子。

我奔跑了起来,穿过人群,扑到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把脸埋到他的胸膛。

他有些意外,但还是接住了我

“我选他,”我说,声音显得有些闷闷的,“我选他。”

“我不会拿走那些财产,我要的只是那个孩子。”Jason说。

那些亲戚满意的离开了。

“去收拾一下吧,litter brid,”他说,“晚上我们就搬走。”

我命令房间里的一切都变小,并且把它们装在箱子里。

我还变小了其他东西,父母的定情信物,几打种子,一棵小树苗,父亲的实验资料,他们留给我的银行卡……

然后在那个夜晚我搬出了那个家。

Jason拉着我坐上了出租车。

“我们要去哪?”我问。

“郊区。”他说。

“我是不是该叫你Dad了?”

“……随便。”

我住进了新家,和我的新Dad一起。

哦,还把名字也改了,我现在的名字是Lyle·Todd

我们安排好一切后,试着在这个郊区的别墅旁种花。

各种花。

Jason很爱干净,把一切都打理好。所以这个家一直都不算乱。

我偶尔会睡不着,Jason就给我讲故事,关于Red Hood,关于军火库,关于Outlaws。

我们都对他的职业闭口不提,尽管我们都心知肚明。

他曾跟我说他不觉得他能做好一个Dad,毕竟父爱这种玩意,他并没有感觉到多少。

我说没关系,慢慢来。

他曾想要把我送走,但我拒绝了。

“我是一个超能力者,”我对他说,“你总不能让我去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吧?”

他沉默了。

不过,我还是去上学了。

Jason做饭很好吃。

我爱死他的肉酱千层面和培根三明治了。

哦,还有小甜饼。

我说过吗?我对甜的东西要求很高,所以别人觉得太甜的东西对我来说刚好。

我们会在餐桌上聊很多:烦人的雇主,狡猾的对手,该死的老蝙蝠……

等等,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但他提的最多的是一个叫Roy的人,他说Roy是军火库。

我猜那就是那天吻他的人。

可他最近不怎么说了。

发生了什么?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Outlaws散了。

今天是星期一,我去上学了。

我看见了Ron·Kent,我小时候的玩伴。

同学们都很友好,我也很开心。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我想。

直到我推开了家门。

我看见一个男人压在Jason身上,Jason在挣扎。

我花了一秒时间反应,然后用尽全力把书包向他扔去,并且在心里尖叫着命令书包,砸到他头上

“你想对我Dad做什么?!”我尖叫着说。

他明显懵了 。

Jason打开了灯,一个红头发的那人浑身是伤,头顶着我的书包,坐在地上一脸懵逼得看着我。

“这是Roy,Lyle,”他说整理了一下衣服,对我说,“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军火库。”

Roy朝我笑了笑,站了起来,向我伸出了手。

“Roy Harper,很高兴认识你,litter brid,”他朝我眨了眨眼睛,“我听jaybrid提过你。”

“哦,”我回握了他的手,“你们刚才在干吗?”

“这个蠢蛋从窗户里进来,满身是伤,差点弄脏我的沙发。”Jason一脸嫌弃地说,“我好心给他包扎却压着我不放。”

“可是,jaybrid,那太疼了,”Roy可怜巴巴地望着Jason,“条件反射的就……”

“呵,你怕疼还弄得满身是伤?Roy Harper,我这可不是你处理伤的地方。”

“我也没办法啊,我跟他们都不熟,而且我只能想到你了。”

“我记得我们散伙了,Roy Harper。”

“jaybird~~~”

……我感觉眼睛好疼。

我不会多个爸爸吧?

 

这个Roy是红箭,嗯,退出法外者要找个地混口饭吃啊,所以成了超级英雄。

下集【大概会有】预告:

我想成为一名Outlaws但……怎么和我Dad解释?

我,大概需要墨镜,嗯。

评论(6)

热度(49)